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奥运金牌

凰家日报:要体制还是要体质?

国民体质逐年下降,38块金牌并不能真实体现中国体育的综合实力。

喝彩之外,期待中国别处的金牌

喝彩之外,期待中国别处的金牌

新的夺金之路在奥运赛场外,这些金牌的意义比奥运金牌大得多。

邹市明

海盗拳王

邹市明以“海盗式”的拳法强势卫冕49kg级冠军。

刘翔:等待与希望是所有风景 翔妈:他是国家的儿子

2012年08月08日 01:28
来源:文汇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其实,以后那个女孩也会很不容易,面对那么多事,是需要大智慧的。”

 

刘翔:等待与希望便是所有风景

刘翔爱看《基督山伯爵》,里面有两段话像极了他的心灵写照——世上无所谓幸福,也无所谓不幸,只有一种境况与另一种境况的比较,只有那些曾在大海里抱着木板经受凄风苦雨的人,才能体会幸福的可贵。尽情享受生命的快乐吧,永远记住,在上帝揭开未来的图景前,人类的智慧就包含在两个词中:等待和希望。

对刘翔、刘家而言,北京奥运会曾是道分水岭,劈开所谓的幸与不幸;而在他们抱团奔向伦敦的途中,等待与希望便是所有风景。

仲夏夜,上海,时针已指向零点,这是个容易激荡出灵魂的时刻,我们告别刘翔父母,却再也挥不去那些话。“总算熬过来了,一切会好的。”刘学根说。

父与子 其实我挺对不起他

既然话题要从4年前展开,那么那场浩劫就不可回避。“浩劫”,丝毫不过,因为“2008”早被烙成刘家一道伤疤。倒不是退赛后的责难有多丑陋,而是8月18日前后的人情冷暖太过现实。

就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几天,刘翔同时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和《新闻周刊》的封面。全世界都屏息凝神,坐看这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独力承受13亿人的梦想,这在奥运史上前所未有。

而这落在父亲的眼里,则完全如同脱轨列车般不受控制。雅典奥运一战成名后,上海自来水厂的司机刘学根和一家国营饮食店的点心师吉粉花,也尝到了人生的起伏酸甜。

回忆直达2004年的那个深夜,这对夫妇久久不能从儿子夺冠的喜悦中缓过神来。两人翻出刘翔以前的报道和照片,看着、说着、念着,一会儿就流下泪来。那时候,刘学根对吉粉花说:“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和以前很不一样了,但有一点,你要配合我,一定要让‘小瘪三’知道谦虚和低调。”

“小瘪三”、“臭瘪三”是父亲对刘翔的昵称,但哪怕做足心理准备,刘家的这个“小瘪三”也一跃成为超级全民偶像。雅典奥运会后,刘学根摆下8桌宴席答谢亲朋好友、街坊邻里。没曾想,亲戚带着亲戚,朋友带来了朋友,预定的8桌扩为14桌,依旧有很多人没挤到位子。合影、签名、寒暄、感谢,每位来宾的规定套路,好不容易坐下,“哦哟,没拍好,再来一张……”一直持续到深夜。回到家,刘翔才发现,拉拉扯扯间,衣袖都给扯破了。“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大家开心就好。”刘学根吸上一口烟,摇了摇头说:“其实现在想想,我还是挺对不起他的。”

幸福的云端,刘学根自责不能许孩子一片平静。失落的深渊,他同样心痛无力护孩子周全。

那个退赛的下午,刘翔给父亲打来电话,“妈妈好吗?”“还好,已经睡了。”刘翔在电话那头“哦”了三声,父子俩随即陷入沉默,彼此都等着,直到刘翔挂断电话。2008年8月18日深夜,退赛后的第12小时,刘学根见到了儿子。刘翔正趴在一张平板椅上做着治疗,表情痛苦。刘学根走上去,拍拍他的后背,刘翔回头看了眼,重又把头深埋下去。

那故事一度被拍成广告搬上了电视,但无论制作多精良,都无法透彻读出他们的内心。“那是一种怎样的心痛?”刘学根说,“我只是个平凡的父亲,我想给孩子最好的呵护,让他不受伤害。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我做不到。”

苦与乐 就像大侠历经磨难

刘学根说,自己爱看武侠小说,尤其喜欢大侠历经磨难修得圆满的结局,这会带给他关于儿子未来的明媚猜想。

而与所有大侠相仿,在光明之前,总有晦暗无可避免。2008年12月3日,刘翔启程赴美准备手术。刘学根说,儿子对手术的态度是义无反顾的,而之后康复治疗的过程竟也是难以启齿的。

其实,在康复训练正式启动前,刘翔和母亲吉粉花拥有过一段美好的共同回忆。与丈夫相比,吉粉花关心更多的是内务,在她眼里,刘翔哪怕活到80岁,依旧是个小孩子。所以,那次赴美治疗,吉粉花坚持同行,用她的话说就是“跟翔翔好好培养下感情”。在美国,妈妈每天翻着花样给儿子做营养餐,就连最后要提前回国,妈妈还赶在回家前手把手地教刘翔煎牛排。

但这段其乐融融的日子很快就被龇牙咧嘴的苦取代了。热敷10分钟,电磁理疗5分钟,慢跑10分钟,器械训练6组,电脑配合力量训练6组,冰敷10分钟,总共90分钟。单调的数字不足以描摹那种锥心的疼痛,但父亲能从越洋电话里分辨出苦楚。而一拨又一拨去休斯敦探访又回来的记者,见到老刘后开口都是一句话:“真是太苦了,我们真的从不知道他会那么苦!”

从2008年年底去美国,到2009年3月回国,老刘经历了人生中最煎熬的3个半月。他一直小心翼翼,像是呵护什么一样,即便儿子回家,他依然心照不宣地避免那个敏感地带。但终究,“人应该像江水一样,朝自己的目的地流去。遇到阻碍不能直接过去,那就绕过去,总之不能停下。”2009年5月,也就是刘翔手术归来的两个月后,刘学根觉得是时候和儿子好好谈谈。

“小朋友,今天心情好点了吗?聊聊好吗?”父亲的语气是刻意亲切,这一点刘翔明白,但他也只是回头一笑,摆手道:“不跟你聊,没意思,我上去睡觉了。”很快,房里传来水声,哗哗哗地流了很久,10多分钟后,刘学根看到儿子捧着一杯水走下来,脸上还有水滴。“爸,我想和你好好聊聊。”刘翔开口,把伤脚伸到父亲面前。水肿,当父亲的手触摸那刀口,他能体会无能为力的“痛”,再抬头,刘翔已是泪流满面。

这种无力感,在一年后也情景再现过。2010年3月,多哈室内田径世锦赛,刘翔伤退后第一次出国参赛,决赛中位列第七。“我看得出,他是真跑不动,一条腿拖在后面。”虽无法解决什么,但儿子所有的肢体语言,刘学根都能读懂。就像他再明白不过,这4年里最大的打击,或者说真正触动到刘翔心底的打击是2010年5月23日,他在上海钻石联赛中不敌史冬鹏。第一次,他对自己真正怀疑。也是从那以后,他考虑把自己投入更大的赌注里。

又是一年,2011年3月,刘翔宣布,自己摈弃多年的起跑,改为七步上栏。后来,在刘翔家里,刘学根摆开了许多东西:大了一圈的衣服,大了两码的鞋子,这些新老东西拿来一对比,就是最直观的力证。“‘小瘪三’现在肌肉组织比原来强壮了很多,身上都是实打实的‘栗子肉’,康复训练有多苦,都体现在这上面了。”

 
[责任编辑:滕海蛟]
标签:刘翔 退赛 风景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2012伦敦奥运会奖牌榜

聚焦明星

刘翔父亲:刘翔康复需要5到6个月

据刘翔父亲刘学根介绍,刘翔的康复期可能缩短到5-6个月,而并非之前报道的6-8个月。[详细]

中国军团

中国军团盘点:38金 境外最佳 全部冠军榜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在12日的中国代表团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代表团取得了境外参赛奥运会的最好成绩。 [详细]

奥运花絮

闭幕式再出乌龙事件 搭“金牌”箱子多出一个

表演者们在将白色的盒子抬入场内,走向场地中央。据说组织者本来要302个盒子,代表奥运会的302个小项,决出302块金牌的含义。[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