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奥运金牌

凰家日报:要体制还是要体质?

国民体质逐年下降,38块金牌并不能真实体现中国体育的综合实力。

喝彩之外,期待中国别处的金牌

喝彩之外,期待中国别处的金牌

新的夺金之路在奥运赛场外,这些金牌的意义比奥运金牌大得多。

邹市明

海盗拳王

邹市明以“海盗式”的拳法强势卫冕49kg级冠军。

女排大溃败三大原因:伤病过多训练老套结构失衡

2012年08月10日 02:39
来源:凤凰网体育 作者:王斯浪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凤凰网体育讯 中国女排出人意料的败在了日本女排的手上,这是一个十足的冷门,中国女排虽然在冯坤、周苏红领衔的黄金一代谢幕后,实力大大下降,但是这一场比赛依旧是中国女排应该确保拿下的。可结果却是那么残酷,中国女排苦战五局输给了日本女排,失去了进入伦敦奥运会四强的资格,也失去了重新崛起和证明的最好机会。    
    中国女排到底怎么了?遇强不强、遇弱也不强、领先被翻盘、落后追不回。过去的女排精神哪去了?在女排溃败的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在主导?很显然,我们很快便能找到三大原因:明星队员伤病过多、训练方式跟不上时代变化、年龄结构明显不合理。

一、队员伤病过多 王一梅难成救世主

其实从2010年开始,中国女排的伤病情况便始终不断。前一任中国女排主教练王宝泉无奈地承认伤病已经成为中国女排难以承受之重,而当他辞职、俞觉敏接过这个烫手伤愈后,他立马又发现摆在自己面前最大的问题便是队员们的伤病。

但这并不是王宝泉的错,更不是俞觉敏的错。在过去十年里,从陈忠和到蔡斌,这一问题始终都是摆在中国女排面前的一道难题。尤其是蔡斌时代,惠若琪基本上就没有身体状况很好的时候,其他队员也总是这个好了、哪个又伤了,到了王宝泉时代伤病的困扰集中体现,俞觉敏接任后更是捉襟见肘。

如何控制好伤病,并保持相当的训练质量,这是中国女排多年来一直努力解决的问题,但至今这一问题仍未能得到妥善的解决。2010年,惠若琪薛明、魏秋月、李娟等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病,先后缺席大奖赛总决赛与之后的各项赛事。2011年初,这几大伤号依旧没有痊愈,薛明、李娟等人更是因伤从此退出国家队。魏秋月作为老将也只是苦苦支撑,健康状态一直不太稳定。

对运动员的伤病,一种是保守治疗,就是吃药、打针、做按摩理疗,另一种是做手术,除了骨折、韧带断裂这种硬伤,很多软组织伤病其实也只有手术才能根治。但是中国的运动队里,很多时候只要运动员还能训练比赛,经常能将就先将就着,采取保守治疗的很多,常常小伤耽误成大病。

后来主攻王一梅以及副攻马蕴雯还有自由人张娴先后受伤,虽然伤势并不严重,中国女排并没有收到太大影响,但这些伤病如此大范围的存在,如同是埋在中国女排脚下的颗颗地雷,引爆后果不堪设想。自那以后,中国女排谈虎色变,生怕再有明星选手受伤。可怕什么来什么,进入2012年,中国女排备战伦敦奥运会的最关键时刻,王一梅却受伤了。别人的伤了还可以找替补人选,唯独王一梅却相当与中国女排的半边脊梁,几乎无人可替。

虽然王一梅的伤愈复出像一部励志片,5月4日受伤的她只用了两个多月就奇迹般地回归了赛场,可王一梅回来了,那个往日雄霸女排赛场的重炮手却不见了。国际排联主席魏纪中总结中国女排出局的原因时,谈到了王一梅。他认为,王一梅有伤在身,且无法跳起,对日本队威胁不大,成为了最大败笔。曾经的女排一姐沦落为专家眼中的软肋,可见一次伤病让王一梅以及中国女排失去的太多了。伤病侵袭的中国女排最终还是倒在了无人可用的窘境中,只靠一套班子打天下的女排输球并不冤,但却让我们充满了遗憾。

二、训练方式虽有改观 但仍难脱三从一大束缚

在王宝泉上任之初,他曾屡次强调,训练中一定会坚持“三从一大”的原则不动摇,这也是很多国内优秀排球教练员认同的训练原则。“三从一大”的意思是要“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训练”。“三从一大”是目前中国竞技体育中最常见的训练指导原则,“三从一大”正是从排球中来。

虽然俞觉敏上任后有意识的改变了往日的魔鬼训练法,也认为80后和90后都是独生子女,他们接受新事物的速度很快,所以对待他们已经不能用老方法了,“要做到与时俱进”。但中国女排的训练方式真的与时俱进了吗?

训练场不再是那样的魔鬼教练督促,但中国女排却依旧难改传统训练方法束缚的顽疾。美国女排在这两年横空出世依靠的是他们的先进训练手段以及全面的保障。他们的教练人手一台电脑,在比赛中各自纪录一个重点,然后及时通过数据库得到最准确的信息。而中国女排依旧是传统的那一套模式。

时至今日,女排在各项大赛之前依然有男陪练,还会有一些特意安排的性别大战。大强度的训练和特殊的陪练让中国女排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世界一流强队的行列。女排球员曾透露:出去比赛,如果厕所是蹲坑的话,她们会很发愁,因为大家的膝盖,根本做不了那么深蹲的动作。老一代女排也表示,阴天时候,她们的腿就会疼,都是年轻时候留下的病根儿。

从上一段便可以看出,训练强度大依旧是中国女排的特色,俞觉敏虽然不是魔鬼教头,但他也不会放弃中国女排赖以成名的独门绝技。可这样的大强度训练放在现在的世界女排发展格局中,却显得越来越不入流。

对此,央视排球解说员洪钢做如下评论:“没有核心队员是中国队的一个弱点,另一个更大的弱点是沿用了30年的战术体系,以前我就说过,用接应和主攻接一传,是落后时代的打法,在中国女排届却很难做这个手术,一直在保守治疗。”

三、年轻球员过多 年龄结构失衡

这届伦敦奥运会的中国女排年龄普遍非常低,除了魏秋月、张娴以外大部分球员都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女排姑娘们非常年轻,虽然很有活力,但是却缺乏经验,在比赛陷入僵持阶段很难顶住巨大的压力,从而发挥失常,最终丢掉到手的胜局。

从这届奥运名单看,中国女排有个严重的年龄断层,按道理,这个奥运周期参加奥运会的女排队员一般的黄金年龄应该是24-28岁,7人主力阵容中正常应该有4-5名这个年龄层次的选手,但中国女排在这个年龄段明显有个年龄断层,只有马蕴雯的年龄位于这个黄金年龄段,球队中大部分球员年龄都小于24,很多人甚至刚刚年满20。

从大赛经验看,中国女排只有魏秋月、王一梅、马蕴雯、徐云丽参加了北京奥运会,而这几位球员大部分也不是主力队员,因此中国女排传帮带的作用明显降低,老一代核心球员的退役导致中国女排青黄不接,难以为继。

尤为严重的是,俞觉敏上任后试图采用新战术,但同时又面临着队伍一直没能完成新老交替的困境。这就导致了技术已经定型,没有多少改进空间的老队员不得不重新适应新的打法、人员和战术安排,以至于无所适从;而掌握大量新技术,有很大上升空间和改进余地的的年轻队员,却又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大量得到重用。因此便造成了这样一个结果,小将在大赛中非常紧张,仅有的几名老将却又难以发挥出最大威力。

(王斯浪)

 

 
[责任编辑:滕海蛟]
标签:女排 伤病过多训练 王一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2012伦敦奥运会奖牌榜

聚焦明星

刘翔父亲:刘翔康复需要5到6个月

据刘翔父亲刘学根介绍,刘翔的康复期可能缩短到5-6个月,而并非之前报道的6-8个月。[详细]

中国军团

中国军团盘点:38金 境外最佳 全部冠军榜

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在12日的中国代表团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代表团取得了境外参赛奥运会的最好成绩。 [详细]

奥运花絮

闭幕式再出乌龙事件 搭“金牌”箱子多出一个

表演者们在将白色的盒子抬入场内,走向场地中央。据说组织者本来要302个盒子,代表奥运会的302个小项,决出302块金牌的含义。[详细]